她爱男主爱得要死,但她使尽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只为促进男女主认清彼此感情

如果有一个按钮,一旦按下,就能够无痛秒速死亡,你会按吗?

赵菡萏不仅会,她还按了下去。

在按下去的瞬间,她的心情甚至很平静。

没有绝望,也没有失望,平静得就好像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生和死,不过是一张白纸的两面,她选择了死亡,不过是将白纸轻轻地翻了过来。

正在为模特穿上婚服的女人突然倒了下去——

她匍匐在地上,雪白的长裙氤氲在红色的布料之中,洁白的手臂藏在如同海藻一般的黑发当中,黑、红、白,交织成了一副再美不过的画面。

许久后,有人破门而入,看到里面的场景,久久无声。

“全球最杰出设计师菡萏·赵意外身亡。”

全世界,很少有人没听过赵菡萏的名字,除非是居住在深山老林的土著,不然只要是能上网的人,几乎都知道赵菡萏。

二十一世纪最年轻的设计师,也是最杰出的艺术家,她擅长绘画和各种服装设计,她创造的品牌菡萏以美和经典著称,上至各国皇室总统,下至普通百姓平民,无一不为拥有一件赵菡萏亲手设计的服装为荣。

然而就这样一位天才人物,在闭关创造一件举世无双的婚服的时候,却突然倒下,并且再也没有起来。

离开这个世界时,她才三十岁不到,陪伴在她身边那件未完成的大红色婚服,成了她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遗产。

有人说,见了赵菡萏创作出来的那件婚服,恐怕世界上再没有设计师,能够创造出一件比她更美的存在。

电视里在反复播放着赵菡萏历年来创作过的作品,无数有关赵菡萏的剪辑在网络上涌现了出来,赵菡萏站在广场的大屏幕下,仰头看完了一场自己作品的合辑,对身旁漂浮着的绿色小光团说道:“走吧。”

晋江系统小声地问道:“你不再看一会儿了?”

赵菡萏摇摇头,“没什么好看的,不过都是一些失败品而已。”

“失败品?!”大屏幕上的视频又开始重播,据说是赵菡萏的崇拜者买下了这一块屏幕的播放权,一连三天播放的都是相同的内容,但每一次带给人的都是无与伦比的美得体验,晋江系统痴迷的看着屏幕里随着模特走动摇摆的裙边,“如果这都是失败品的话,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完美的作品吗?”

“我不知道。”赵菡萏低下头,看着自己白皙的双手,这双被誉为美神维纳斯的手,此时在日光下呈现出半透明的色泽,她们曾一起创作出了屏幕上那些让人为之惊艳的作品,但……

“至少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晋江系统叹一口气,它只是个小小的系统,实在是不懂这些艺术家对美的追求,在他看来,赵菡萏设计出来的每一件作品,都是对美的萃取和凝聚。

如果它有人形的话,恐怕将赵菡萏设计的作品全部,不,只要有那么一件曾经穿在它的身上,她就觉得死而无憾了。

事实上,因为赵菡萏的去世,出事的人不在少数。

无名的就不说了,在赵菡萏死亡被发现之后的三天里,就有不下两位数的设计师或者是画家此生封笔停止创作,甚至有人以自杀的形式来表现对赵菡萏的追随。

太可怕了。

明明只是一个设计师,赵菡萏的影响力,一点都不必那些知名的明星要小。

晋江系统再一次懊恼自己不应该将死亡选择权放在赵菡萏面前——

赵菡萏今生的寿命不长,只能活到三十三岁,它守了她二十几年,怎么偏偏在倒计时的时候,一个脑抽等不急了呢。

都怪点娘系统,它选择的宿主早已经带着它在各个世界大杀四方,完善法则,它也渐渐有了人形,而自己诞生以后,因为要守着宿主长大,二十几年了,还是一个小球球的模样。

“怎么愁眉苦脸的?”虽然绿色的光球看不到表情,但赵菡萏就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它低落的情绪,伸手戳了戳。

“呜呜呜……”感受到她的关心,晋江系统既委屈又后悔的小声抽泣了起来,“宿主对不起,你本来还可以再活四年的,我不该……”它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奶声奶气的,一边哭一边抽抽搭搭,便是再硬的心肠,也没法和它计较。

更何况,赵菡萏本来就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

她抬手将小光团招到自己怀里,虽然光团摸不到,但她还是在光团的上方虚虚的撸了一把毛,好像真的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小动物一般,她轻声道:“没关系,反正对我来说,活着和死亡也没有太大的差别,而且,你不是说要找我做任务,已经等了我二十几年了吗?”

“如果我早知道你在等我,一定不会让你等那么久,你等我的时候,是不是很孤单啊?”

晋江系统瞪大了眼睛,它诞生的时候,便被下达了守护赵菡萏的使命,它看着她出生,等着她长大,它没法和别人交流,除了和它来历相同的点娘之类的系统能够偶尔说上几句话以外,大多数时候,它都是在守着它的宿主,等着她走到生命的尽头,然后带她开启新的人生。

它提前结束了赵菡萏的生命,它想过对方肯定会怪自己,但没想到,对方先考虑到的,居然是它孤不孤单。

它撞进赵菡萏的怀里,连忙道:“不孤单,不孤单,我是为了你存在的,等着你的时候一直都不孤单,反倒是我,如果不是……”

它还想说些什么,赵菡萏打断了它的话,“没有如果,死亡是我自己选择的。”

“可是……”可是你少年天才,受尽万众瞩目,无数荣光加诸在你身上,你还没来得及享受。

“我很孤单。”赵菡萏抱住晋江系统,她曲起膝盖,将它圈在自己的怀里,下巴搁在自己的手臂上,在她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和蓝天,海鸟在天空盘旋,远处有海豚跃出水面,她轻声道:“我很孤单,孤单得不得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活着,每天我的心里都是空空荡荡的,我走遍了很多地方,看遍了很多美景,有很多的朋友,可我还是很孤单,我的心里缺了一块,怎么都填不满……我要谢谢你。”

“对我来说,死亡是新的一页,你出现以后,我就没那么孤单了。”

她任由腿垂在悬崖边缘,将晋江系统捧起来,与她的目光平视,虽然她分不清小光团的五官,但她知道对方在看着自己,“你说我是上天选中的人,你是我的助手,我们要一起拯救世界。”

她把小光团放在颊边蹭了蹭,又亲了一口,“我觉得挺好的,有你在,我就不是一个人了。”

小光团身上的绿光抖了抖,如果有尾巴的话,现在肯定已经翘得直直的像一条天线。

它的宿主亲它了!

点娘的宿主才没有菡萏温柔呢,听说那个宿主经常嫌点娘没用,虽然任务完成的快,但她对点娘才没有菡萏对自己好呢。

“以后别叫我宿主,叫我菡萏吧,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对吧。”

“是、是朋友。”晋江系统忍不住结巴起来,它偷偷地看了赵菡萏一眼,绿光抖了抖,才不好意思地喊道:“菡、菡萏,我、我是晋江,你可以叫我小绿。”

“好,小绿。”赵菡萏又虚虚地摸了它一把,“你不是说要带我去拯救世界吗?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你想现在就做任务吗?”晋江系统瞪大了眼睛,它想起自己闯的祸,不好意思地道:“一旦开始任务,就没有休假的时间了,我……我害你提前结束了生命,你还有四年的时间可以在这个世界逗留,咱们去哪儿都可以,你现在是灵体,去什么地方都很方便。”

赵菡萏摇摇头,温柔道:“你不是说完成任务可以帮你变成人形吗?告诉我吧,要怎么做,让我来帮你,说不定等你变成人形以后,我就可以摸一摸真正的你了。”

想到能被赵菡萏摸到,晋江系统整个都晕乎乎的,它结结巴巴道:“好……好啊。”

……

“说是拯救世界,其实我们要做的,是完善世界。”

“怎么说?”

晋江系统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我们要去的世界,其实并不是真正的世界,而是小说中的世界,这些世界以小说的剧情为支柱,靠着作者和读者的力量支撑下去,如果故事的发展附和创世的逻辑,那么在小说完结以后,这本小说就会衍生出自己的法则,成为一个真正的世界……”

“初生的世界是依附在小说所在的主世界的法则之下的,十分脆弱,很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导致崩溃,更别说由小说衍化的世界还会由于作者断更太监等原因导致创造到一半的世界崩溃……”

“那我们要怎么做呢?”赵菡萏问出了关键。

“找到逻辑不通的地方,解决它。”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白莲花与白月光 继续阅读

她爱男主爱得要死,但她使尽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只为促进男女主认清彼此感情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原创小说网站制作-专业小说/漫画/听书系统源码开发搭建 作品推荐 她爱男主爱得要死,但她使尽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只为促进男女主认清彼此感情 http://www.novelrd.cn/jiaoliu/tuijian/7875.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