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陷害,屈辱入狱。五年归来,已是战神之躯。仇,当十倍偿;恩,自百倍还!

博城。

十月中旬。

秋风卷动,泛黄的落叶飞扬。

“博城江家!”

墨云麟微眯双眼,站在东海大酒店楼下。

他身姿挺拔,傲然而立。

就算是耸立在那一动不动,那凌人的气势,也能让人身颤心寒。

“五年过去了,这一切的变化可真大。”

墨云麟微微抬头,眼里流光转动,轻叹了一口气。

五年前,博城第一家族林家被查偷税,家主林长河上吊自杀。

享有博城商业奇才之名,作为未来林家继承人的墨云麟被指故意杀人,在婚礼当天被警方带走,投入狱中。

此事一出,整个博城为之震动,风光一时的林家从此成为历史。

但是墨云麟知道,其父林长河断然做不出偷税之事,他的故意杀人罪更是子虚乌有。

这一切,都是他人污蔑与陷害。

但是明知如此,墨云麟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养父林长河被逼死,只能看着林家崩溃,也只能在狱中无能的嘶吼。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狱中的墨云麟被人所救,并被扭送至军中。

如今,他墨云麟又回到了博城!

再次回忆起那个将他视如己出,处处维护的养父,墨云麟只觉得满腔怒意无法抒发。

“尊主,您的授勋仪式暂定在了两个月之后。”

这时,一个壮硕的身影在一边恭敬道。

“两个月,来得及!”墨云麟望着东海大厦淡淡道。

“尊主,您身份尊贵,区区江家,何须您亲自动手?”

周琦身形微颤,刚才的他,分明察觉到了一缕动人心魄的杀意。

这种杀意,他曾经感受过一次。

那是外域王者率领十万铁骑,虐杀大华士兵之时。

墨云麟怒发冲冠,单人持剑,杀入敌群。

那一天,血染百里,尸横遍野……

“我之私事,何须假借他人之手?”墨云麟冷冷道。

周琦看了墨云麟一眼,心中滋味难明,不由的为那江家感到悲哀。

眼前这个男人,可是军中传奇,国之重器!

二十三岁入伍北境,五年来战功赫赫。

当初,边境之外八位宗师联袂而来,欲要冲击国门,进犯边界。

是墨云麟傲然立于国门之外,以一己之力尽斩八位宗师,让诸国胆寒。

一举塑墨尊之名,扬华国雄威。

八颗头颅高悬于国门边界,让人望而却步不敢来犯。

这一役,足保边境五年太平。

墨云麟一人护万里河山,得上将军衔,授“国士无双”称号。

在华国,此荣耀独属一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墨云麟这三个字就是当世传奇,不败战神,受万人敬仰。

毫不夸张的说,只需要一句话。江家这样的小族,顷刻间便土崩瓦解。

但他没有这样做,反而执意南下,亲力亲为。

只因墨云麟心中,意难平!

“爸,对不起,孩儿回来晚了。”

“你放心,孩儿定当帮你讨回公道。当初所有参与此事之人,一个都逃不掉!”

五年过去了,当年之事,墨云麟已经重新彻查了一遍。

或许他父亲永远都想不到,最后将其害死之人,会是自己可以性命相托的兄弟江景辉。

事后,江景辉更是坐享其成,心安理得的吞并了林家的一切。

让江家一跃成为了博城第一的大家族。

如今的江家如日中天,而林家却烟消云散,甚至成了博城的禁忌,无人再敢提及。

孰不知,当年要不是林长河提携,江景辉说不定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个旮沓缝里了。

有道是滴水恩,涌泉报。

江景辉不思感恩也就算了,还戕害了整个林家,当真是畜生不如!

墨云麟目光所及之处是那川流不息的豪车,和络绎不绝的上流人士。

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

三年前,林长河被逼在东海大厦上吊自杀,形单影只,多么绝望。

三年后,江景辉在东海大厦举办公司庆典,大肆宴请宾客,多么风光。

两相对比,又是多么讽刺!

“你先退下吧!我来会会如今的博城第一家族。”墨云麟说道。

周琦闪身离开,只要他家将军下定决心做某事,那么任何人都不能扭转。

江家,自求多福吧!

随后,墨云麟缓步往东海大酒店走去。

戍边十年,历经铁马金戈的墨云麟气势浩荡,非同常人。

只因此,连门口的保安都没有找墨云麟讨要请柬。

何况如今的江家一手遮天,权势无双,没人敢信会有人在江家宴会之上闹事。

刚进门,墨云麟将大厅之中的场景收入眼中。

各色各样的上流权贵互相攀谈,好不热闹。

像这样能够汇聚江海名流的宴会少之又少,不管是阔展人脉,亦或是商谈生意,甚至是加大自己的影响力,江家的宴会都是一个极好的去处。

墨云麟将这一切收入眼底,对此不屑一顾。

只是寻了个位置缓缓坐下,深邃的眸子直视着最前方的圆台。

这是今天宴会主角——江景辉,该出现的地方。

可能是时间没到,江景辉并没有在这个关头现身。

就在这时,一道略微颤抖的声音突然响起。

“少爷,你是少爷,你……回来了……”

墨云麟扭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神色激动地老人。

“辰伯!”他嘴唇轻启,平静的心泛起丝丝涟漪。

这位,是当初林氏副总,林长河的左膀右臂赵辰。

对他墨云麟也是呵护有加,被其视为亲人。

但是当看到老人脏兮兮的面颊,还有那一身清洁工的打扮,墨云麟眼里划过一抹厉色。

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了墨云麟的神色,老人面容一囧,有些手足无措。

还不等老人继续开口说话,又是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

“你这个老不死的,不好好收拾垃圾干什么呢?要是惹本少不爽,信不信把你赶了!”

说话的,是个打扮得体的青年,只是这说话的语气,却显得尖酸而刻薄。

赵辰闻言,身形猛的一颤,表现得很是慌乱。同时给墨云麟使了个眼色,似乎在叫墨云麟赶紧离开。

但是那个青年微微抬头,正好看到了坐着的墨云麟。

他先是微微的愣了一下,先是有些错愕,马上又变成了鄙夷与戏谑。

“墨云麟?你居然出来了?”

“江少,少爷今天就是过来看看,没别的意思……”赵辰赔着笑脸讨好道,继续给墨云麟使眼色。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一世战神 继续阅读

惨遭陷害,屈辱入狱。五年归来,已是战神之躯。仇,当十倍偿;恩,自百倍还!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微信/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原创小说网站制作-专业小说/漫画/听书系统源码开发搭建 作品推荐 惨遭陷害,屈辱入狱。五年归来,已是战神之躯。仇,当十倍偿;恩,自百倍还! http://www.novelrd.cn/jiaoliu/tuijian/7509.html

常见问题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